友好区最新新闻消息
当前位置 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唐朝一位风流文人,靠这首诗火了千年,连李白也要拜读

2020-06-15 02:52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俯瞰中国的历史版图,文化在这其中占了浓墨重彩的一块,这种古人思想意识的结晶经过数千年的发酵后显得格外的醇香,以诗为例,远至《诗经》中的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,近至纳兰容若的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,高至杜甫的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那种雄厚的诗,小至“最喜小儿无赖,溪头卧剥莲蓬”这样讲述家长里短的诗句,无一不让后世的读者醉心。

作为一个读诗的人,作者写下的诗自然是我们在心中铸造诗人形象的最好工具,读了李白便知道他是一个豪放不羁的人,读了杜甫就明白他的爱国之情,不过有的诗人为人所知的篇章太少,这就很容易产生认知上的偏差,比如说让崔颢家喻户晓的《黄鹤楼》这首诗

如同很多诗人一样,崔颢也是众多仕途失意的人之一。不过若论学历,他不算低,曾经也是考中进士的文人,但不知是因为他性格的原因还是老天的捉弄,高中进士的崔颢只谋得了一个小职位,平时就是负责送送信件,管管车马。崔颢不拘礼节,在长安城的时候他一共娶了四个妾,每个的容颜算是倾国倾城,但他还是不满足,倘若其中有一个人不能令他满意,他会立刻休掉再娶。

平时的他也是沉溺于声色犬马中,高兴了就作诗,一段时间后这些诗倒也让他有了点名气,著名文人李邕听闻了崔颢的名气之后便待见了他,李邕让崔颢给他作首诗,常出入于风月场所的崔颢就写了一首有关闺中少妇日常生活的诗,这下倒好,李邕认为这首诗太过于轻浮,最终他狼狈的离开了李府,这样他便失去了上升的机会。既然长安这个地方伤透了崔颢的心,那此处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。

后来他搬离长安,开始了浪迹天涯的生活,这一下就是二十年。走南闯北的生活虽然艰苦,但一路的风景倒也给苦日子增添了不少乐趣。一次他登临了武汉的黄鹤楼,留下了《黄鹤楼》这篇千古佳作。

首句中的“昔人”指的是一位叫子安的仙人,他乘着仙鹤飞过,留下了这座楼阁。与黄鹤楼一同留下的还有天空无数的云朵。读罢诗的前两句让人有种一气呵成之感,诗人干净的手法可见一斑。

后两句则是情感的体现,晴空下可以清晰望见汉阳的古树,不见鹦鹉洲的沙地,只能看到繁密的草丛,这句写的是乐景,为的是衬托出诗人的哀情。再看下一句,天色渐渐暗下来,找不到家乡的方向,迷雾笼罩的江面使人发愁。久居在外难免思念故乡,登上黄鹤楼所见到的这些愉悦明亮的景象使人快乐,可当光线暗淡下来的时候,先前美丽的景色渐渐失去了光泽,江面渐渐笼罩起一团迷雾,这团迷雾围住的不仅是黄鹤楼,还有崔颢的心。

这样的景色也只有遇到崔颢这样的人才会有别样的烟火,也别怪李白要模仿他了。

  • 最热文章

科技前沿      女性生活      热透新闻      旅游新闻      体育新闻      汽车资讯      法律在线      财经资讯      社会新闻      社会文化     

Power by DedeCms